期货棉花

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修炼开了外挂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魔苍华
    居然就这样输了?

    柳长生有些愣神,他也曾想过败在周恒手中的场景,可却从未想过,自己竟会败的这么快,白的这么直接。

    刚才那金钟是什么?

    金光又是什么?

    是纯阳宫的宗五品内功“纯阳丹经”?

    可周恒才武道八品,怎么会如此强大的实力,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胎?

    这……就是大能转世吗?

    念及此处。

    柳长生苦笑一声,轻轻摇头,闭上了眼睛,淡淡道:“杀了我吧。”

    他为杀人而来,自然也做好了被杀的准备。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柳长生和周恒。

    接下来,事情会怎么发展?

    周恒会不会直接杀了柳长生,毕竟对方就是冲着杀他来的。

    “我不杀你。”周恒忽然开口,收回了剑指。

    “你竟这般妇人之仁?”柳长生眉头一挑,有些难以置信。

    “我杀你如杀鸡,是死是活,都凭我心意。”周恒却是轻轻摇头,淡淡道:“这次我饶你这一命,往日恩情一笔勾销。”

    最初让他真正踏入武道的那颗虎骨炼形丸,就是柳长生所赠。

    虽然就算没有那颗虎骨炼形丸,他也迟早能踏上武道九品,可世事不同往往就是早晚的问题。

    早一点和晚一点便是生与死的区别。

    若是他当时没能踏上武道九品,那于鹤就要被鬼气侵染而死,若他当时没能踏上九品,他自己恐怕都要被鬼物封幽所杀……

    这份恩情,周恒的心里一直记着。

    “恩情,你是说那颗虎骨炼形丸吗?”柳长生闻言愕然,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竟是之前自己心血来潮想送出去的一颗药丸让自己捡回来一条命。

    毕竟,当初他只是想让周恒踏上九品,可以陪他在招式上比划两下,让他过过比武的瘾。

    无心插柳,柳成荫。

    “没错,你走吧。”周恒轻轻颌首。

    “……”柳长生沉默,握剑的手微微颤抖,半晌后,他长长吐了口气,摇头轻笑,“呵,没想到竟是被你饶了一命。”

    随后,他后退几步,毕恭毕敬地向周恒躬身下拜,同时持剑的右手把剑锋抵在了手背上,划出了一道血痕。

    鲜血滴落。

    四周人群顿时一片哗然。

    “持剑誓!这是发誓此生绝不伤周恒及其亲朋分毫。”

    “不止如此,发了持剑誓只要对方有所需,发誓者就算拼了命也要去完成。”

    “柳长生这是把自己这条命当作是周恒给的了。”

    “其实这样想倒也没错,只是这般世态变化,实在令人唏嘘。”

    众人议论纷纷。

    柳长生现在拜周恒的姿势,就是江湖上有名的持剑誓,无需言语,只需做出这个姿势,便是发了持剑誓。

    “你其实不必如此。”周恒道。

    “先生大仁,我自是不能不义。”柳长生起身收剑,对周恒已经换了称呼,道:“多谢先生,让我重获新生,告辞了。”

    言罢,他便转身离开。

    人群顿时分开一条过道,让他通行。

    于鹤凑到周恒身边,低声道:“就这么让他走了?”

    “嗯。”周恒点头了点头,看着柳长生逐渐远去的背影,道:“或许,从此世间就再无柳长生了。”

    方才柳长生说自己重获新生,指的便是他接下来的生命是以周恒饶他一命为起点。

    先前那个柳高阳的儿子柳长生,已经死了。

    这也正应了周恒先前所说的往日恩情一笔勾销,同时也应了他自己下山之前所言的往日仇怨一笔勾销。

    接下来,便是全新的人生。

    人群里。

    裴洛灵看着周恒的身影,眼睛发亮,忍不住赞叹道:“好宽广的胸襟,大仁大义,这便是宗师气度了吧,哥,你说呢?”

    “他……更强了。”裴洛书却是惊叹道:“方才柳长生那一剑是秘六品的武功无疑,可他却能横冲直撞破去,委实匪夷所思。”

    “……”裴洛灵无言以对,只能翻了个白眼以示回应。

    ……

    柳长生离开了黄桐府城,行至人迹罕至之处。

    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叹息道:“出来吧,王管事。”

    这道路两旁都是树林。

    只听树叶沙沙响,一个衣着简朴的老者从一棵树里走了出来,正是王朗。

    “少爷,我,我只是怕扰了你的心神。”王朗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他现在紧张到了极点,生怕柳长生一个想不开就拔剑自刎。

    报仇失败,还被仇家饶过一命之后,羞愤自杀的人可是一点都不少。

    “你是在担心我会自杀吗?”柳长生转头看向王朗,笑道:“其实大可不必,我刚获新生,又怎会寻死?”

    “太好了,少爷!”王朗这下终于是放了心,笑道:“那咱们回五老山吧,我吩咐家里人给您好好做一桌宴席,为您接风洗尘,庆祝您重获新生。”

    “我不回五老山了。”柳长生却是摇了摇头,道:“以后也没有柳长生了,王管事,你还是依照着我先前所说,遣散柳家众人吧。”

    “啊?”王朗闻言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惊愕道:“这是为何啊??”

    “我会离开大齐。”柳长生负手而立,目光看向北方,道:“听闻北周民风彪悍,武斗之风比大齐更甚,我想去去看看一看那里的江湖人,江湖事,去会一会那里的少年英杰。”

    “少爷,大齐三十三州也很广大啊,要行走江湖,何必要背井离乡啊。”王朗不解。

    “在大齐,我终究是五行宗真传,放不开手脚,别人也有忌惮,况且……”柳长生转身看向黄桐府城方向,道:“接下来的十几年,大齐的江湖就是他的江湖了。”

    “少爷是说周恒?”王朗愕然道:“他……有这么厉害吗?人榜前十可都是强的非人一般。”

    “若人榜前十是非人,那周先生便是神仙一流了。”柳长生轻笑道:“王管事,你不必劝我,现在的结果不是已经比你预想的好很多了吗?

    “起码,我还活着,去北周也不一定就会死。”

    “可是……”王朗还想劝说。

    “王管事!”柳长生却是将他打断,道:“不必再说了。”

    “……好。”王朗只得点头,叹息道:“万望少爷多多保重,行走江湖记得多留神留心,许多人看起来是好心,但其实隐藏歹意……若是遇见打不过的人,不要硬拼,一定要跑……”

    他原本只是想叮嘱几句江湖经验之谈,却不知为何絮絮叨叨越来越多,越来越长,极尽详细,生怕有什么遗漏。

    王朗是真的关心柳长生,虽然从身份上来讲,他只是柳高阳的下属,但他自幼没了亲人,成人后也未娶妻生子,看着柳长生长大,其实早已把这个少爷当做了自己的儿子一样关心。

    也正是因为这样,往常只要是柳长生下山,他都会跟着,或明或暗,生怕柳长生出什么意外。

    这一次,柳长生却并没有打断王朗,只是面带微笑地听着,待王朗讲完之后,他才躬身一拜,告辞离去。

    从此,这大齐江湖上,再无小青木剑。

    ……

    隆兴武馆的挂牌典礼十分盛大,除了一开始的开张盛典,接下来还有长达七天的流水席,不限身份高低,不限数量,只要是来客,都可落座。

    这七天也成了黄桐府城乃至周边各县的狂欢。

    热闹非凡。

    不过,周恒在那天与柳长生一战之后,便没再露面了。

    毕竟,武馆的事情雷修远和于鹤都可以处理,根本用不着他去费心。

    隆兴武馆的练功房里。

    周恒盘膝而坐,内气自行运转,滋养筋骨气血四肢百骸,可也只是加强他的体魄,并不能让他真正突破境界。

    这些天他主要是在参悟程绛简非他的那本《白虹剑法》。

    同时也在回味和柳长生那一战。

    虽然当时他胜得十分轻松,奖励提示也是“不堪一击”,可硬接下柳长生那一招“青神降世剑”的感觉,却让他多了几分体悟。

    当时他看似只是凝聚金钟横冲直撞,可实际上却是同时运转了数门武功。

    先天功、纯阳丹经、小无相功、金钟罩、破剑式、鸣金掌、六路折梅手、一苇渡江,这些武功同时施展,才有了他碾压柳长生的战绩。

    若是换作旁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正常的八品武者根本不可能接触到这么多的七品乃至更高层次的武功,就算接触到了也不太可能都学会,学会了也难以融会贯通同时施展。

    可周恒不一样,他开挂了。

    “按照程姑娘白虹剑法里的经验,她是通过诸多战斗磨砺剑法,一点一点地从自身所学诸多八品剑法中提取出精义所在。

    “最后结合自身对剑道的领悟,创造出了一门独属于自己的剑法,并以此为构建内景小天地的基础,从而突破境界,脱胎换骨,踏上了七品层次。

    “这是去繁化简,精益求精的道路,应该也是言师兄指给我的道路,可我所学太杂,武功品阶也不低。

    “若是走这条路的话,只怕要磨砺几十年才有可能总结归纳出一条独属于我自己的武功……

    “不过,创造武功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统合自身意志,从而构建符合心境的内景小天地,这其实并非唯一手段,寻常武者也有纯粹靠着水磨工夫,一点一点摸索自身情况,最终突破的。

    “以我现在的武功特点,其实最适合我的,应该是可以包容诸多不同武功,可以圆润如一运转的内景小天地。

    “以炉鼎养百经?”

    周恒心里思索,暗道:“可是若想要构建这样的内景小天地,又应当以什么样的形式,什么样的意志为基础?

    “什么样的内景小天地才能炉养百经,什么样的意志才能贯通始终,能包罗万有,容纳一切?看来,还是要与更强者交手,才能有进一步体悟。

    “说起来,我现在还没怎么真正和内景外显的强者交过手,等武馆这边稳定下来,我也该出去走走了。

    “只是这些高手们行踪飘忽不定,还得找人打听打听他们的下落。”

    七品顶峰,便是初步内景外显。

    若是年轻高手,通常是人榜前三十的名次。

    砰砰!

    就在这个时候,有敲门声响起。

    “周恒,外面有两个人找你。”于鹤的声音从练功房外传来,道:“一男一女,是一对兄妹,叫裴洛书和裴洛灵,你要见吗?”

股米配资开户

期货配资股票

商品期货指数

白银期货

盐城配资

期货开盘

配资排行榜

正规在线配资公司

广东股票配资

国际期货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