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棉花

哈罗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阁下何故乘风起 > 第四十七章 愤怒的小鸟
    天羽鸟与白衣女子对视。

    一会儿后,扑棱棱,跑开了。

    待天羽鸟已经完全消失天际,白衣女子这才收回视线,她轻轻抚摸着身畔的十尾天狼,柔声道:“润儿,方才这里有一只很漂亮的白鸟,优雅又朝气,可惜就停留一会儿,不然你也能见到……”

    “娘,鸟怎么会出现在荒星?肯定有问题。”

    这是一个很稚嫩的声音,竟然出自于匍跪着的十尾天狼。

    白衣女子柔声笑了笑,道:“说不准是一只很单纯的生命,颜色雪白,一点瑕疵都没有,给人的感觉好像希望一样,润儿,你说明天还能不能再见到?”

    被称呼润儿的十尾天狼,沉吟了一阵:“娘若是喜欢,下次它再飞来,润儿就把它抓来送给娘亲。”

    白衣女子微嗔:“你忘了娘怎么告诉你的?善待每一个生命。我们困于囹圄,不得自在,而白鸟能自由自由的畅游天地,不要刻意去破坏这份美好。”

    “好,听娘的。”

    稚嫩的声音如此回应。

    白衣女子温煦的笑了笑,轻抚天狼的毛发:“润儿一直都很听话懂事。”

    ……

    北域小境。

    李药丸睁开了眸子,想得怔怔出神,以至于天羽鸟衔着金色稻穗飞回来时,他还是没有觉察。

    “万里天狼,孱弱仙子,竟然是母子关系,这……可能么?”

    他觉得很颠覆,因为,十尾天狼和其母亲相差体形太大了,难道那位仙子阿姨本体也是一头母狼?

    “这不太可能吧,那位仙子阿姨浑身上下都透着仙道气息,温柔安宁,没有一点妖魔的特征。为什么他们会是母子?”

    李药丸在白衣女子与十尾天狼身上感受到一种从不曾体悟过的光辉,这让他着迷而好奇,很想探究。

    “天羽,要不你每天打完秋风,都去那对天狼母子的天牢转转?那位仙子阿姨好像还挺喜欢你的。”

    李药丸忽然对天羽鸟说道。

    “啾啾啾啾啾!渣渣渣渣渣!”

    天羽鸟摇了摇头。

    它给出了一个解释,且非常的燃烧:“别让时间消逝在枯燥的岁月里,我要拼搏在伟大的梦想里!”

    李药丸怔愕,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真的很难想象,这句话是从诞生意识才几个月的天羽口中说出的。

    “天羽,你真是成精了!觉悟太高了!”

    天羽鸟傲然的昂起头,睥睨天空,很满意李药丸的吃惊,暗自得意,一副目光长远指点江山的霸气样子。

    “不过你还是每天去转转吧,在你打完秋风之后,不影响你为我们俩的梦想拼搏,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你不介意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李药丸笑嘻嘻的劝说。

    天羽鸟迟疑,思量了一阵,觉得李药丸说得在理,于是点了点头。

    “我们拉钩。”

    李药丸笑盈盈,伸出小拇指,同天羽翅翼末端最长的一根羽毛钩在一块。

    而后的几天。

    天羽鸟不是在实践梦想,就是在追求梦想的路上。

    它冲入深渊,掀翻一只小狐狸妖女的暖窝,气得她狐狸尾巴乱翘,咬牙切齿咬到自己舌头疼。杀入冰潭,三进三出,搅得一头上古白泽鸡犬不宁。

    它胆气冲天,愤怒的与天火鳄厮杀,沼泽干涸,山林焚尽,又伪装成懵懂无知的白鸟,跳入那些嗜血残忍的老魔头视线,最后又倏然变脸。

    它持之以恒的毅力让人叹服,发愤忘时,怒以忘嗤,与太上劫云层里的老头老太纠缠不休,气得他们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天羽鸟收获愈厚,胆识愈大。

    黄昏时分。

    天羽鸟满载而归,嘴巴里衔着一个纯净的妖凰神血镯,这是从一个被困在太上劫云层的年轻仙犯手里拿来的,听他哭哭啼啼叨了半天他在仙域的未婚妻,算是报酬。

    在夕阳光辉的温暖照耀下,天羽鸟全身都染成了美丽的赤金色。

    今天也去天狼那溜达一圈。

    哧!

    天羽鸟改变了方向。

    渐渐,有箫音传来,由远及近,蕴含着淡淡的哀伤,婉转动听。

    “天羽你又来了。”

    叶依雪仙子放下中的紫色玉箫,满心喜悦看着天羽鸟。

    天羽鸟与她已经很熟识,扑棱棱,飞到十尾天狼一根毛发尖面,优雅的梳理起自己的羽毛。

    “娘,这白鸟不是好鸟,每次来嘴里都叼着东西,肯定是从哪抢的。”十尾天狼稚嫩的哼哼道。

    天羽鸟闻言,顿时跳起来,相当不忿。

    劫恶济贫的事,能说抢么?

    叶依雪嗔声道:“润儿,不要用恶意揣测别人,老死于荒星的仙犯很多,自然也遗留下来不少东西,这一定是天羽捡来的。”

    十尾天狼:“我不信。”

    “啾啾啾!”

    天羽鸟发出鸟语,表示不想和他说话,随后飞到叶依雪的身边,灵性的昂起首,让她温润如玉的小手轻轻抚摸。

    “天羽真乖。”

    叶依雪温柔的笑道:“近期总是能见着你,心情都舒展了许多。润儿他从小被封困,很孤单,天羽你能做他的朋友么?”

    天羽鸟还没发话,天狼就冷哼一声:“我不和鸟做朋友!”

    “啾!”

    闻言,天羽鸟同样把头一撅,大有同样看不起对方的意思。

    叶依雪微笑,安抚天羽,解释道:“润儿他平时很乖的,只是由于一些经历排斥陌生人,小天羽,我告诉你一个故事,你和润儿做朋友好么?”

    大半时辰之后,几番谈话,天羽鸟衔着凰血镯子飞走了。

    北域小境,白月之上。

    李药丸长叹了一口气,在旁修炼的沉月睁开眸子,好奇的问道:“药丸哥哥怎么忽然叹气,难道今日天羽没有得手?”

    “并非,还记得我说过,天羽不久前遇到一座万里大的青铜天牢,里面封困着一头巨大的天狼,还有一位很温柔的仙子阿姨?”

    “记得呀。”沉月回应。

    “仙子阿姨名为叶依雪,是仙域圣地道门九源阁的圣女。

    天狼名为润儿,是妖界国的天狼太子,也是叶依雪阿姨的孩子,沉月妹妹,你想听听他们的故事么?”

股米配资开户

期货配资股票

商品期货指数

白银期货

盐城配资

期货开盘

配资排行榜

正规在线配资公司

广东股票配资

国际期货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