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棉花

哈罗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情深不负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 怒火
    这天晚上,宁馨儿一直都没有打通关启政的电话,心里很急,晚饭都没怎么吃。

    晚上十点多钟的时候,宁馨儿穿着睡衣正靠在床头盯着手机想:他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一个晚上都打不通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意外?是不是要打电话让孙毅去找一找?

    咣当!

    就在宁馨儿心神不宁的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的门忽然被大力的推开了。

    被吓了一哆嗦的宁馨儿一抬眼,却是看到一道高大的人影站在门口的方向。

    此刻,关启政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藏青色的马甲,西装被他抓在手里,眼眸通红,身子倚靠在门框上。

    看得出,他应该是喝了酒,而且还没少喝。

    看到关启政突然回来了,宁馨儿赶紧踏上拖鞋,快步走到关启政的面前,体贴的想伸手拿过他手中已经被抓褶皱的西装。

    可是,关启政根本就不领情,手腕一晃,没有将西装交给她。

    对于关启政的反常表现,宁馨儿并不在意,她只以为他是喝多了,男人一喝多了酒,行为都不受自己的控制。

    随后,宁馨儿便关切的问:“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我给你打了那么多次电话,你怎么都不接?你和谁去喝酒了?”

    可是,关启政却是极其不耐烦的推开宁馨儿的手,并凶巴巴的道:“走开!”

    说完,他便迈步上前,走到屋子的中央,狠狠的将手中的西装扔在了大床上!

    见他行为反常,宁馨儿以为他在外面受了什么气,所以不但没有气恼,反而是上前抓住他的手臂,柔声道:“启政,你怎么了?”

    可是,关启政却是推了宁馨儿一把,将她推倒在了大床上!

    宁馨儿一个不提防,身子便坐在了大床上,幸亏是倒在了大床上,要是倒在地板上,真的后果不堪设想,因为关启政用了很大的力道。

    这时候,宁馨儿坐在大床上,眼眸受伤的凝视着此刻脸庞清冷的关启政,他这是怎么了?谁惹了他了?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凶?

    一时间,宁馨儿的眼眸里都透出了泪水。

    “是我做错了什么了吗?如果是的话,你说出来,如果真的是我不对,我可以改,你不要发这种无名火好不好?我股票 你喝了不少酒,可是……你不是一个可以借酒装疯的人。”宁馨儿的声音里带着一抹哽咽。

    她受不了他这样的对待,此刻,她的手抚着自己的胸口,感觉那里一阵阵的疼。

    关启政的脸一凛,眼光冷飕飕的盯着半躺在床上的宁馨儿,冷笑道:“宁馨儿,我以为你单纯、善良、胆子小、爱害羞,是一个小绵羊一样的中国股市 ,没想到你竟然玩弄我于鼓掌之中!”

    听到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宁馨儿不由得蹙了眉头。“你……什么意思?我不明白你的话。”

    玩弄他于鼓掌之中?她要真是有这样的手段就好了,那她也不用深深爱他十年,到现在才得到幸福。

    这时候,关启政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宁馨儿道:“我没想到你会这般虚伪,你有什么苦衷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跟我来这一套!”

    说完,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药瓶,然后狠狠的扔在了宁馨儿的身上!

    宁馨儿转眼看到滚落在床上的小药瓶,不由得伸手拿起来,定睛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

    “这是不是你的东西?”关启政质问道。

    “是。”宁馨儿点头。

    “可是……”宁馨儿刚想解释。

    关启政却是抢白道:“看来我没有冤枉你。”

    “启政,你听我解释好不好?”宁馨儿从床上爬起来,伸手抓住关启政的手。

    关启政却是脸色清冷的面对着她,道:“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我股票 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亏欠你很多,可是我已经股票 错了,而且我在尽力的弥补对你的亏欠,我也身不由主的爱上了你,我只是想和你要一个孩子而已,你可以不答应,我不会勉强你,我们两个过二人世界也很好,可是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听到欺骗两个字,宁馨儿赶紧摇头道:“不!这不是欺骗,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欺骗你,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感觉这样很好玩是不是?”关启政大声的质问道。

    “启政,你冷静一下,听我和你解释好不好?你应该明白,我不是你所说的那种中国股市 !”宁馨儿心里慌乱无比,都不股票 该怎么解释,只能开口求他。

    关启政却是冷笑道:“你明明股票 我想要一个我们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偷偷吃避孕药?你不想要孩子,完全可以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做勉强你的事!”

    看到他额上的青筋都凸起了,宁馨儿股票 他是真的生气了。

    想想也是,他最近特别想要一个孩子,总是和自己憧憬孩子的未来。

    可是,她正在吃叶酸,也在积极的备孕,没有说出来自己在吃避孕药,也是不想让他失望。

    她本来的计划是吃够二十天后,就自然受孕,可是没想到,刚刚到二十天的时候,关启政却是发现了她的避孕药。

    “启政,我股票 我不该瞒着你吃避孕药,我只是不想让你失望而已,我想调理一下身体,等身体好了就要宝宝的!”宁馨儿哭泣的解释。

    可是,关启政根本就听不进去。“要调理身体,你告诉我,我可以给你找最好的中医,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就是耍戏着我玩好不好?我真是不股票 以后还能不能再相信你!”

    说到这里的时候,关启政的眼眸中都是伤心,摇着头,失望的凝视着宁馨儿,一步一步的后退。

    关启政那伤心失望的眼神深深的刺入了宁馨儿的心灵,见状,她上前重新握住了关启政的手。“我股票 是我不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自作主张,请你平心静气的听我解释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可是,宁馨儿的哭泣却是没有换来关启政的心软,他冷冷的甩开了宁馨儿的手。  秒记三叶屋,看书不迷路。

股米配资开户

期货配资股票

商品期货指数

白银期货

盐城配资

期货开盘

配资排行榜

正规在线配资公司

广东股票配资

国际期货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