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棉花

哈罗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六合奇闻录 > 第一百二十四章,二五仔
    地下室的大门在这时候被打开,散媓举起手里的兵器正准备杀上去,却见上方掉下来一块石头,石头落地之后释放出一团火花,火花在昏暗的地下室内变成了一个奇异的符号,此符号正是帝氏一族的家徽。

    看见自家家徽出现的散媓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轻松的微笑说道“下来吧,我看见家徽了。”

    一个瘦小的男子迅速钻入了地下室内,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散媓面前单膝跪下,低声道“大小姐,我刚刚才接到上头的密令,这才跟随氏族的秘密信标找到此地。”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帝骆,氏族派我长期在璇妖一族的王都潜伏配资官网 ,目的是为了收集来自璇妖一族的部分情报,并且传递给氏族,我有一条自己的秘密通道可以悄悄将你们转移出璇妖一族的王都,但今天开始璇妖一族将王都戒严,我们要转移恐怕没那么方便,如果要走的话今晚过了子时或许还有机会,如果今晚还走不了的话,只怕后面想离开璇妖一族的王都就更难了。”

    散媓点点头说“那你尽快安排,我们越早走越好。”

    “但是我并不股票 您还多带了一个人,您别怪我多嘴,多转移一个人就多一份危险,此人似乎并非是我们帝氏一族的子弟,您确定要带上此人吗?”帝骆这话倒也没说错,如今王都内外全部戒严,所有外层出入口全部封闭,即便庆典狂欢还在继续,可大街小巷到处都能看见璇妖一族的卫兵,甚至还有不少卫兵混迹在人群之中,因此白天只要散媓带着自己的弟弟和唐尧在马路上转悠的时间长一点,保证会被发现,所以帝骆提议在夜里行动,可即便是夜里也并不安全,只是相对而言风险降低了一些。

    “必须要带上他,我不欠任何人的人情,是他救了我和弟弟,我也不能抛下他,你去安排一下吧,今晚我们就想办法离开王都。”

    帝骆点了点头,虽说还是想多劝几句不过看见散媓坚毅的表情,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回去,他低声道“好的,今晚我还会再来,如果过了子时还没出现,那请您尽快带人转移,因为我可能已经被璇妖一族拿下了,哦,对了,我还带来了一些药物以及食物和水。”

    帝骆放下手里的包裹之后迅速离开了地下室,散媓将包裹拿过来,用里面的药物给自己包扎了一下,她试图唤醒唐尧但几次尝试都没有任何效果。

    时间推移到了晚上,接近深夜时分,越是接近子时散媓就越是无法安心,今夜要是逃不出王都只怕后面想走都走不了了。

    时间越来越近,地下室外传来响声,散媓的神经再次紧绷,来的可能是帝骆也可能是璇妖一族的人马,地下室很快就被再次打开,散媓没有出声双目冷冷地看着入口方向,几秒钟后传来了帝骆的声音“大小姐,是我,别紧张。”

    散媓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开口道“你安排好了吗?”

    帝骆重新回到地下室内单膝跪地开口道“已经安排好了,密道之外有人接应,密道附近的巡逻护卫和情况我都已经侦查清楚了,请您立刻跟我一起动身。”

    狂欢还在继续,而且今夜是狂欢庆典的重头戏,这就和现代炒股配资 放假的第一天总是特别热闹的情况是一样的,即便是到了深夜整个王都也如同白昼一般明亮,到处都是人,而且还有不少穿着奇怪的异族也加入了狂欢之中。

    散媓用铁链绑着唐尧和自己弟弟,然后三人用灰色的布蒙住了面容和身形之后,散媓拉着铁链的这一端,带着二人跟在帝骆身后离开了地下室,并且很快就混入了外面的人群之中,散媓本来还以为自己这边好几个人目标太大容易暴露,可到了外面她才发现,到处都是宿醉闹事的人群,甚至还有很多打架斗殴的家伙,反正整条街闹哄哄的,根本就没人在意他们四个人怪异的模样,加上本来在王都的异族就很多,这些异族都有自己的特定服装,有一些特定服装非常怪异,相比之下散媓他们四个的模样反而不那么显眼。

    “帝骆,我们要走到哪里去?”散媓低声问道。

    “之前我有一条传送情报的秘密通道,现在咱们就走这条秘密通道送你们离开,不过秘密通道据此还有一点路程,需要走上半个时辰,而且您还带着这两个失了神的人,恐怕得走上一个时辰,咱们还是加快脚步吧,秘密通道外面等候的人也不会一直等我们,如果天亮之前我们还没赶到或者他们被巡逻队发现了的话,就会立刻离开。”

    随后一路上四个人都默不作声,散媓保持高度警惕,不过好在一路走来都算是有惊无险,虽说遇到过几队巡逻的护卫,可好在没有暴露。

    “秘密通道就在前面,您看见那栋红色房顶的屋子了吗,秘密通道就在屋子后面。”帝骆指了指前面的屋子说道。

    四人加快脚步绕到了屋子后方,帝骆看了看周围虽说偶尔有人经过但此地还算僻静,他马上动手解开了自己布置的障眼法,很快一个巨大的窟窿出现在了二人面前,窟窿下面好像是一条蜿蜒的地下通道,帝骆指着洞口开口说“从底下钻过去,这条通道能够绕过璇妖一族王都的围墙,围墙那边就是接应的人,我先过去打点一下,请您马上跟过来。”

    帝骆先钻入了窟窿之中,散媓随后安排自己的弟弟跟了上去,让帝骆拽着绳索,很快帝骆就到了窟窿那边,散媓警惕地看向四周并且布置了一个障眼法,寻常人应该看不穿这个阵法,但如果有比散媓实力更强的人从这里经过,只要看出了此地有障眼法,必然会过来查看,到时候这个障眼法肯定瞒不过高手的眼睛。

    对面迟迟没有动静,散媓还不确定自己的弟弟是不是安全出了王都,这种时候真的非常煎熬,感觉哪怕只是一秒钟都漫长的好像一个小时甚至是一天,终于帝骆从围墙那边爬了回来,拍了拍头上的尘土说道“少爷已经被送过去了,有高手骑马送他回归氏族,您快点跟我一起走吧。”

    散媓却摇了摇头,将绳索套在了唐尧的身上,接着冲帝骆说道“先带他过去,我跟在最后。”

    帝骆点点头道“好的,那您可跟紧了。”

    三人爬入了一片漆黑的地下通道中,唯一的亮光就是帝骆手上拿着的一个火折子,地下通道很狭窄,爬行的速度也不快,好在距离不算非常长,散媓终于感觉到王都外面飘进来的一丝微风,她紧绷的心也终于稍稍放松了一些,只要离开了通道,骑上马离开这里就安全了。

    “出口就在前面,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帝骆回头说道,然后自己先爬出了地下通道,跟着拉动绳索将唐尧拖了出去,散媓跟在最后,可就在她也爬出地下通道的时候,脸上的微笑忽然间变成了惊恐。

    就在她的眼前,站着一排身穿黑甲,坐下骑着黑色骏马的武者,这些人手上提着血量的马刀,用冷酷的目光看着散媓他们三人。

    “这些……这些是璇妖一族的王家骑士,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我们暴露了吗?”散媓惊呼起来,却看见帝骆缓缓走到了正当中的黑骑身边,随后低下了头,分明是非常顺从的样子。

    “你出卖了我?”散媓大声喝道。

    帝骆冷冷一笑说“我早就投靠了璇妖一族,只是你和氏族不股票 罢了。”

    。

股米配资开户

期货配资股票

商品期货指数

白银期货

盐城配资

期货开盘

配资排行榜

正规在线配资公司

广东股票配资

国际期货行情